刚刚!梦百合在美国被判赔159亿!

【发布日期】:2021-09-06【查看次数】:

  9月2日晚间,梦百合发布诉讼风险公告称,梦百合在一起美国发生的股权纠纷案中一审宣判,

  赔偿金额包含梦百合应支付本案原告的股权退出款 406.89 万美元、以及惩罚性赔偿金2000万美元等。此外原告需向梦百合支付123万美元货款。

  梦百合表示,鉴于本案惩罚性赔偿金显著过高,公司不认可一审判决结果,将提交动议和上诉。

  消息一出,对于刚发布上半年财报,业绩表现欠佳的梦百合,无疑是又一记重拳打击。

  梦百合财报详见77度此前报道:梦百合上半年净利润仅881万,大跌94.3%!

  77度查阅美国法院文件显示,案件经过了约4年半的诉讼。美国人Folkins起诉梦百合、恒康(香港)和倪张根。

  根据诉讼书,Folkins开发创建了自己的床垫品牌The Bed Boss,专门制造盒装床垫。2009年,Folkins将他的设计带到中国梦百合工厂。

  2011年,梦百合董事长倪张根找到Folkins,说希望Folkins为梦百合打开美国市场,并让其成为知名品牌。诉讼中说,Folkins和梦百合同意成立一家新公司China Beds Direct,作为梦百合MLILY产品的独家经销商。

  对于双方发生争议的原因,梦百合在公告中指,2016年1月,Folkins和恒康香港签署《运营协议》,其中约定向退出的成员支付美国China Beds Direct公司最近两年净收益平均值的五倍。

  2016年9月,Folkins和恒康香港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恒康香港出资100万美元购买Folkins持有的美国China Beds Direct公司10%股权。同时约定本《股权转让协议》是完整协议,所有前期协议均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

  2016年底,Folkins提出退出美国China Beds Direct公司,并要求按照《运营协议》向其支付超过300万美元以作为其持有35%股份的对价。

  而恒康香港认为上述《股权转让协议》否定了《运营协议》中的成员退出条款,恒康香港拒绝支付这笔款项。由于双方在此股权退出上未达成一致,Folkins提起了本案诉讼。

  2017年4月起,Folkins向美国田纳西州汉密尔顿县衡平法院提起诉讼,以梦百合、恒康香港和倪张根为共同被告,诉讼请求为:要求被告承担违反对美国China Beds Direct公司所负受托人义务的法律责任,以312.25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35%的权益出售给梦百合,并由被告承担律师费等诉讼相关费用。

  对Folkins的诉讼,倪张根发起了反击,反手也把Folkins告上了法庭。反诉请求为:要求Folkins夫妇赔偿美国China Beds Direct公司因其干扰供应链及业务造成的损失;要求Folkins夫妇返还从美国China Beds Direct公司处取得的不当利益。

  2021年8月30日(美国时间),美国田纳西州汉密尔顿县衡平法院判决梦百合、恒康香港和倪张根向Folkins方赔偿合计约24705655.79美元(约合人民币1.59亿)。其中包括407万美元的股权相关权益,以及向Folkins支付20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

  对于这样一个判决结果,梦百合不仅要支付更多的股权款,还被罚了2000万美金!确乎出人意料。有人认为这是在当前中美博弈复杂的大环境下,美国对中国企业的打击;也有人抱怨这是倪总自身性格原因造成的,一开始就没必要反诉人家。

  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事符合梦百合公司及倪张根的一向风格,对外直来直去,容易产生商业上矛盾,包括前两年因万华化学违约被公司上诉事件和声讨万华原材料国内垄断事件。结合公司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长路径来看,符合公司一贯风格,在多年商业过程中直来直去风格,结果有好也有坏,总体谈不上是坏事。

  当然,此案也体现了国内企业对于欧美法律还不够深入了解,从而陷入到这种巨大风险当中,特别是在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局势下,国内企业应该多从中汲取经验教训。www.334599.com

  目前结果为一审判决,并不是最终结果,公司积极向上继续申诉,最终结果仍有不确定性。

上一篇:校企携手共进  致力教育发展——上海干巷车镜(集团)有限

下一篇:上海全球投資促進大會舉行!這11個重大產業項目與寶山簽約